玫瑰

你好这里玫瑰——请多指教!

【双鲁八月联文计划】
「誓言」
*梗来自腾讯,我大概是赶上末班车吧!【。】
*ooc注意
*设定大概是Dru和Gru都是"龙",但是Gru可以随意地变化并且可以控制自己,但Dru只能通过龙之歌而且成龙的时候还不能控制自己。世界观是这个世界灰常的——讨厌龙x耶.
——
金发的少年被绑在木桩上,陪伴他的是绳索点火用的木头,以及木头旁用来骇人的骨。
他看着站在一旁说着奇怪语言的教徒,微微颤抖着。
"不要,不要唱龙之歌……"
少年在那里小声地说着,但是并没有任何人会去理他。
他感觉到他的嘴中已经慢慢长出了龙牙,他感觉到他的头上长出了龙角,他感觉到浑身火辣地痛。
然后,
他就失去了意识。
———
——

等dru醒来的时候,他看见周围一片狼藉。那些奇怪的教徒早已不见,只剩下血迹一片。他在那里愣了愣,随后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在那里大叫了起来。
「gru——!」
「?」
正如dru想的那样,果不其然,在dru旁边,突然出现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dru有些生气地嘟嘟嘴,随后看着周围的景色瞪了瞪对方。
「这是你干的吧——?」
「当然。」
gru丝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听着对方的数落翻个了白眼,等到对方说完后再那里轻笑一声,随后轻轻地拍了拍对方柔软的金发。
「我说过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是啊,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

——
———
等到Dru梦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个样。
他惊恐地看着他自己嘴里的獠牙,惊恐地看着自己身后地尾巴,惊恐地看着自己浑身的血迹。
他转过身去看着还拿着十字架奄奄一息地异教徒,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的,自己又失控了。
"……Gru!"
突然回过神来的Dru转过头四处张望着,小时候,他依稀记着每次他的哥哥都会出来"帮助"一下他……可是他现在去哪儿了呢?
Dru疑惑地想着,在那里四处张望着。可是无论是大声叫还是动身去找都没找到其身影。他看着禁锢自己的绳索,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看着放在地上的骨头愣了愣。
"Gru,你……"
Dru在那里小声地说着,翅膀的剧烈颤抖发出巨大的声响。
他突然想起来,在他还年幼的时候,Gru早就因为总是"帮助"自己而被处死了。
被火烧死。
他看着骨头旁那早已破破烂烂的围巾,看着自己血红的手,忽然跪在了那里不说什么。
"你说过……"
泪水啪嗒啪嗒地从Dru的眼眶里落下,他的一切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年幼的梦境中。
"你会一直保护我的……"

【授权翻译 Stuart×Kevin】最重要的人(前篇)
上面的授权!下面是文章x大概有十章这样吧.
和lz一起弄的翻译文章!!所以我来艾特他xxx @努力卖安利的lz桑
作者表示,喜欢Dave的人,对不起XP
是minions的cp!翻译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请指出!!因为不是很会翻译啦……我也看不懂.【。】
世界观设定……Kevin和Stuart相亲相爱然后Kevin是照顾Bob的balabala这个给lz去弄x【……】
好了如果能吃的话,请下拉↓
———————————————————————

                ——————1——————
"Stuart,不是你Kevin的啊——他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他只爱着我。"
仿佛胜利了一样无畏的微笑,Dave那寄宿了憎恨的瞳孔看着Kevin,嘴唇一张一合,说出明确的宣言。

但作为知道Stuart恢复意识后睁开了眼睛后,真的想马上赶到了照料的Kevin,却因为Bob的感冒发烧,而Kevin只能一直在为他做着护理。当然也因为工作的原因去医院见面的时间无法安排好,在医院见面的时间也被Dave夺走了。
失去记忆的Stuart醒来最先在他身边的正是Dave,所以Stuart也确实是轻而易举地相信了。但是,Dave也真不愧是Dave,如果让Kevin直接和Stuart见面,Stuart也许会回忆起什么东西了。
所以住院中的问候也是被Stuart拒绝,出院后Dave也直截了当地在他身旁。只有一次,马上就可以直接见面了,而且Kevin也终于做完工作,他的部门调动了工作岗位,而复归的——Stuart朋友,Jelly经由有话来想要和笔记的痕迹又实现,所以,几乎没事的凯文在事故发生后“第一次”和他见面。
"你就是……Kevin?Dave说的那个,想要跟我说话的人?"
从外貌上看看确实没有变化的Stuart,但却是在"他的'情人’是自己敌对的立场"的对方。
看见Stuart很警戒的样子,让Kevin有一种异样的失落感。
终于和他相见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想起。

"……那样啊。是啊,我是Kevin……呐,Stuart……我们见面,难道你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现在的你的生活,在事故前的事情,难道没有感到疑问和困惑的事…?
哪怕是琐碎小事也好。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事,说出来吧。"
就算有想说的事Stuart也很难开口吧,所以想用直接方式询问。Kevin在语言中所蕴含的期待感,但是Stuart却更加地不知所措,皱眉想着什么,却说出了令人失望的话语。
"……对不起,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你所说的事,对我来说是不太能理解的。
只是,对我来说,因为有我的未婚夫在……
你所要的期待……大概也是……对不起。"
Stuart说着否定的话语,毕竟Stuart是失去了记忆,就算Kevin能理解,内心其实也会紧一下。现在眼前的Stuart只是”Dave的婚约者”的存在而已,Kevin很不好意思的道歉的身姿,只能让彼此让距离扩大。
"是啊,不想起来的话你也会为难吧……不好意思啦,别人在叫我,我先去了……总之,谢谢你。"
Kevin拼命地忍耐着溢出的眼泪,竭尽全力地微笑着。
Stuart走后,凯文在背后隐约的哭声虽然轻轻压制着,但还是止不住哭泣。
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丧失感。前途完全看不见的不安。
他直接不理睬的话也许会有什么改变,但现在也是心灵深处抱着的那一丝希望现在也已经完全消失,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褪色了一样。
……如果不见面就好了。Kevin如此想。
日子一天天过去,Dave虽然不让夺回Stuart,但思念却越来越强烈。
Kevin看着在房间里装饰,两个人一起拍的最喜欢的照片却会让人感到寂寞。他虽然和自己有美好的生活,但现在的这个事实,仿佛让自己最喜欢的Stuart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Kevin如此想着就觉得异常痛苦,眼泪开始溢出。
从见到Stuart那天开始,Kevin就一直没有睡好。
食物的味道也几乎都感觉不到了。连最喜欢的香蕉,现在也感觉不到任何喜悦。
所以没有食欲确实已经没有进多少食,每天只靠浓咖啡依赖才能每天都简直着。可能是因为睡不着的原因,开始头痛。
Kevin回忆起回来,自己的身边的Stuart再也不会回来吧。或许就在这样的环境中,Stuart可是作为"Dave的未婚夫"一般的存在。
那是比什么都可怕的——不安。
就算不想存在的事情,也一点一点地成为了现实。
心中仿佛被切了千片,在那里大声地悲鸣着。

……
曾经我们是那么的交心那么的无话不说。

minions——第二次画minions,以后可能很少用板子hhh
电脑没网,所以是拍照,mmp.我这里看的挺清楚,希望你们看得清……!!随缘吧x
猫咪简直是世界上第二可爱的生物!!
第一可爱的是谁?Bob呀xxx
p2是瞎画,对,瞎画.
p3是,很草率的King Bob!x
p4是初设自家minions!!已经没有干力的画xxx
设定是因为只有半边翅膀有一次装逼飞的很高然后掉下来了,以后就再也不装逼了23333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飞一点点x
因为兔子是本体所以变成小紫人的时候也是兔子变!继承了自家二女儿的呆毛和右眼是圆圈的设定.
就,就这样吧💦来跟我玩吗——。

minions——第一次画xxx
都是草稿风!细化,不可能的XP
p1是小时候我朋友家的姐姐逗我说【只要一直抬头看天就会看见星系,银河啊,木星啊,太阳啊什么的】,我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但是我现在还是会偶尔抬头一直盯着hhhh
p2是后续!非常草的,后续
无奖问答——是谁把Bob抱上床盖好被子关上灯的呢♪
这是你们说的,不是我说的x【。】
p3……我也不知道是啥x
总之!!
Bob好可爱啊呜呜呜呜呜˚‧º·(˚ ˃̣̣̥᷄⌓˂̣̣̥᷅ )‧º·˚被萌死!

不太会用板子啦……见谅💦】】】

【Kevin×Bob】
*Bob好可爱啊minions都好可爱啊呜呜呜qwqqq
*ooc注意!!小段子x
*臆想x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2,3,4xxx
——
又是一夜的雨。
Kevin看着窗外的雨默不出声。他听着Bob依旧在床上蹦哒后叹了口气,随后翻阅着杂志,等着去果蔬区拿香蕉的Stuart。
是的,本来是要买东西的三人却再次因为Bob走散而锁在超市,然后等着第二天天晴。
"Kevin,Kevin!"
听见Bob叫声的Kevin转了过头,他在那里抱着他的Tim开心地喝着可乐,随后拿着爆米花眨了眨眼睛。于是Kevin果断地把爆米花都喂给了Bob的毛绒熊,然后下床去开电视。
没有约会节目,也没有VNC。Kevin看着写着"鬼怪节目"的频道端详了一会儿,耸了耸肩,然后调到了一个娱乐的频道。
他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但是Bob对这个很感兴趣。他看着在那里喝着可乐一脸开心的Bob,随后看起了自己手中的杂志。
周围忽暗忽闪的闪电和突如其来的雷声让Kevin和Bob都愣了愣,Kevin看着抬头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Bob忽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随后他拍了拍Bob的肩膀。
——
窗外的雨一直下着。
也不知道电视演了多久,反正演到Kevin看完杂志,眼前的Bob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窗外依旧是忽暗忽闪。
Kevin看了看手表,Stuart还没有回来。他皱了皱眉,刚想下床去找,却忽然电光一闪,眼前还在昏昏欲睡的Bob却忽然大叫起来。这让Kevin疑惑地歪了歪头。
随后又是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
Kevin自己其实也被雷声和忽然黑屏的电视吓了一大跳,本想说些什么,却被瑟瑟发抖的Bob弄得Kevin愣了愣,随后拍了拍Bob的头以示安慰。他轻声笑了笑,放弃了调侃的想法,随后在那里安慰着,下床关上窗帘,顺便关上了电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被安慰几句之后神奇的心情大好——等Kevin转过头,他已经看着抱着他的Tim玩了。
天性如此。他看着已经开始打哈欠的Bob,耸了耸肩。
又是一声雷鸣。
他看着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Bob,张了张嘴想说出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轻笑,拍着Bob的头。
也许可以晚一些再找Stuart,先把他哄睡再说。
Kevin低头看着已经浅浅入睡的Bob,叹了口气。
——
……
最后等到Stuart成功地"扫荡"了果蔬区,拿着一大把香蕉回来的时候,看着抱在一起睡着的两人是懵的。
于是他决定一个人全部吃完自己拿回来的香蕉。【误】
最后他看着早已睡觉的两个,随后看着外面的雨弹了弹他的尤克里里,之后关上了灯。
那夜雨一直未停。

「番外 梗源图」
其实Bob也不知道什么叫晚安吻。
等到轮到Gru亲他的时候,他开心地把自己的Tim送过去,随后开心地抱了抱Gru。
也许就是能让人开心的举动吧。Bob这么想着,看着走过来的Kevin,掂了掂脚尖。
但是他比了比自己和Kevin和个子之后,他就非常不要脸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顺便眨了眨眼睛。
Kevin在那里愣了愣,随后知道要自己干什么的Kevin无奈的看着Bob,之后俯下身子轻轻地啄了一下Bob的额头。
于是Bob开心地蹭了蹭他,之后让自己的小毛绒熊跟Kevin挥挥手。
Kevin在那里轻笑着叹了口气,随后忽然感觉到他自己似乎被谁戳了戳。
于是他转过身。
之后Kevin看见了一言不发,指了指他自己额头的Stuart。
"……"
———
——

最后.
跟我一起大声的喊.
King Bob!!!!!
可爱死了呜呜呜日常吸Bob x

不会p图.
第4p是一个大佬画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发,不能我就删了XP
私心占个tag.占个双鲁tag……emmmm.
又被可爱死了吧,该。

*关于我写的那个联文【王子与巨龙】的一些设定x
*还是打tag吧x
——
一个与龙共存的魔法世界。
Gru
原是皇室之子,Dru的弟弟。但是因为被巨龙抓走,为了30年后保护村子为理由被变成了龙。身上有很多伤,后背数最多。
从巨龙口中知道了自己有个弟弟,但是去找【保护】弟弟的时候发现弟弟居然不认识他。
但是他也没说什么。
而且似乎跟巨龙有什么约定。
经常为头发苦恼。
无妻无子,在已经做出选择的情况下能预言短暂的未来。
巨龙
虽然就提了一句但也是一个算是重要的角色……大概吧。
一开始是皇后的丈夫。但是在生Dru和Gru之前跟皇后闹分了,后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有俩儿子。
本来想抓Dru教养却不小心抓成了Gru,所以只好卖力地训练他。
知道Dru被封印了记忆。
Dru
皇室之子,废柴一个……在没有魔力的时候是的。
心地善良傻白甜而且还有头发。
是Minions的新老大。
在事情稳定之后成了新任国王,把国家统治的很好。
但总是不那么开心,有时还会自言自语。
Minions
巨龙的手下,巨龙死后就跟随Gru。
Gru知道自己在阻止冰龙的战争中会死于是就让Dru当了老大。
Bratt
坏蛋。
似乎很讨厌这个世界。
于是去投靠冰龙,厉害了之后就开始了统治世界的打算。
认为不是自己统治就是冰龙和自己一起统治,把Gru视为眼中钉。
知道Gru和Dru是兄弟,知道Dru失忆。
最拿手的是易容术。为了帮助冰龙【或者他自己】在皇后生下第三个孩子的时候就把孩子调包成了自己。
Clive
因为它很可爱所以我要写他。【……】
Bratt制造的魔法机器人,是Bratt的铁粉。
皇后
……似乎没什么好说的,Dru(和Gru)的母亲。
国王
因为巨龙走了所以皇后又找了一个,其实是跟Bratt一伙的。
但是大家都没有发现。
关于Gru和冰龙。
巨龙死了之后就只有Gru,所以Gru这边就他一个。
冰龙一直想作恶,但是因为从前的魔法让他们只能每30年出来一次。Gru可以每10年出来一次。
跟冰龙似乎有什么过节,所以冰龙也很不喜欢他。

有生之年50fo!开心!虽然这个50有点水x……
来点文吗!可以不来梗但是至少把大大您想看的倾向说一下??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我猜应该能看.
私心打个sp lag,但是这里sp似乎只会写kylie/cartters或者style的真理之杖au……
会很慢,因为还联文什么都,致歉orz.
smoke.

【双鲁联文】
*以"我爱你"结尾写一篇虐文.其实并不虐,真的qwq
*突然海原儿x【什么】
*ooc注意.
——
今天是满月呢。
少年随意地用指尖的魔法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满月的形状,金灿灿的礼服在黑暗中显得绚丽夺目。
少年眨了眨自己深蓝色的眼睛,看着窗外默不作声。
今天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喔——就比如,一个糖果!
少年如此说着眨巴眨巴眼,悄悄地变出了几颗粉色糖果送给听着的孩子。
当然,那个是假的。
少年吐了吐舌头,随意地耸了耸肩。
当然,今天给你讲的——
是巨龙与王子的故事。
———
——

遥远的魔法国度曾经有一位少年。
少年刚出生那与生俱来的金色的卷发,空中飞翔的百千只鸟儿与那一夜随风开放的牡丹花让众人惊讶,于是皇室便决定给予这个少年一个美好的名字——Dru。
伴随他一起出生的[   ]是dru的亲哥哥,可是这两个兄弟却正好赶上每十年都会出来毁灭一次城市的巨龙,那天风雨大作,在dru还在和[   ]一起做游戏的时候,巨龙却破窗而入,把毫无防备的[   ]随之抓走。
闻哭声赶来的护卫队却姗姗来迟,空旷的房间就剩下dru一人。也许是因为出生时空中飞翔的鸟儿或是牡丹花,让人们断定这个少年一定就是十年后打败巨龙,守护村子的那个守护者。于是他们封印了dru的这段记忆,以防打巨龙的时候留下心理阴影。
于是dru就被娇生惯养,那些先进的魔法设备早已布满dru的房间。
只可惜,
dru是一个天生的废柴。
——
再一次被皇室骂回房间的dru无奈地走回房,说实话,如果自己能再卖萌一会儿,也许自己还能看见那新生的小弟弟。dru这样想着,百般无赖地翻着自己从来没有机会用过的那些魔法设备。
偶然中dru翻到了一本写公主与王子的童话,就算是很老套的王子打败恶龙的故事也能让dru看的津津有味,他在端详了一会儿"最后王子打败了恶龙,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之后,看了看那些先进的魔法设备突然眼前一亮。
如果自己能打败恶龙,是不是就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可?
dru随意地拿起一个魔法设备,在那里掂量了一会儿然后再拿起一个左右套在身上,做出全副武装,要去打仗的样子之后,信心满满地拍了拍他根本不会用的器具,自豪地走到了阳台上。
当然,这部剧不需要公主。
——
其实dru并不知道巨龙是每十年来一次的。而那年他正好十岁。
dru刚刚来到阳台的时候正好狂风怒啸,狂风吹着他的头发,但是他并不在意。
"恶龙,恶龙!!"
"快出来!!!我看见你的尾巴尖了!"他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孩童般地拿起左肩上的魔法枪弹,在那里"突突突"地肆意乱射。等到他把枪弹都给耗尽的时候,他便把枪弹随手一扔,撇了撇嘴在那里大叫着。

"……你是怎么看见我的尾巴尖的?"
还没有准备好的dru被这么一声询问吓了一大跳,之间在dru的前面漂浮着一位跟他年级相仿的少年。
他们长得甚至差不多相像,只是……那位龙少年似乎没有头发。
这让dru似乎想起了什么。
看着dru这般诧异,少年扶了扶额。
"好——吧,你根本没有看见我的尾巴尖。我可不想让这每十年却只能出来一次,然后进了老巢又出不来的机会消失掉。"少年如此说着准备离去,却被dru拿出来的枪炮愣了愣。
【物是人非了啊。】
"别跑,你这个该死的恶龙,我会打败你的!"
这让少年起了兴趣。他微微晃了晃他巨大的翅膀。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
少年如此说着猛地抓住dru,看着dru慌张的表情,少年在那里大笑着。
"嘿等等——放开我!"
dru慌张地随便抓住一个魔法器具,在空中乱按着。但是这对少年到不是起什么作用,却把皇室护卫队叫了上来。
"喔,该死!"
少年暗自骂了一声,看了看手中的dru便把他抛向空中,还没等dru尖叫,少年就变成龙的模样接住了dru。
"Kyle,这下咱们可有的玩的了。"
少年在那里发出笑声,看着旁边飞着的奇怪物体,趁着dru还在害怕地闭着眼的时候,早已飞远。

闻声赶来的皇室护卫队像上次一样,除了地上随意丢弃的魔法武器,一无所有。
随后赶来的国王和皇后抱着他们的新孩子,悲痛欲绝的他们看着刚刚出生就会摆弄魔法的,怀抱里的孩子,因为这次灾难,决定将他称之为,
Bratt。
——
gru从来没有想过dru会这么烦。
dru一会儿惊叹一下两者的名字如此相像,一会儿又确定确定少年是不是叫gru。
gru随意迎合了几句之后翻了个白眼,他记着这个行为似乎叫绑架。
难倒现在人类都是这个样子?
gru选择不再理会dru说的任何话,他看了看马上就要到达的巢穴,在那里看了看还在喋喋不休的dru,暗自笑了笑。
gru在那里发出一声轻哼,回头望了望dru然后猛地把dru抛上空中。
依旧,趁着dru还没尖叫的时候变成人形接住对方,看着一脸懵的dru掐了掐对方的脸颊。
"这是我第二次扔,如果你再敢说话,那么第三次我就把你扔下去。"
dru不敢说话了。
这样gru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随后敲了敲dru的小脑袋——说实话,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gru看着一直捂着嘴巴的dru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露出虎牙在那里狡诈地一笑,撤开手把对方扔了下去。
"??你不是说好的——!"
dru有在那里惊叫着,随后发现自己仅仅是落了地。
他抬头看了看离自己就一米远的gru,有些责备地盯着他。
"你不能让我一直抱着你下来吧。"
计划成功的gru在那里耸了耸肩,微微收敛了翅膀,双手背后漫步走到了对方旁边。他张了张嘴。随后伸出手指向前方。
"欢迎来到——"
只见不远方的建筑物直冲云霄,巨大的工厂在飞速运转着,数不清的黄色生物在那里搬运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在那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
这让dru发出一声惊叹。
"——我的……额,工厂。"
——
其实gru并不是想抓dru。当dru看见gru"爸爸"的墓以及gru说的事实之后,他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后拍了拍背了黑锅gru。
"其实……如果你想找人阻止十年后的另一批龙到城镇捣乱的话,你不应该叫我的。"
"因为他们都说我,是个废柴。不会魔法,什么也不会。"
这让dru低下了头,他声音越来越小。gru本来想安慰安慰他,但是却被突然振奋的dru愣住。
"但是!你一定会教我的对吧?我的——好兄弟?"
"不,我们不是……额,兄弟。"
gru随意地拍下来dru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随后咳嗽的两声。
"当然,我一定会教你的。"
gru在那里看着开心地dru,随后转过身子吐了口气。
"当然,只要你会。"

当dru看见gru忽然要咬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等等?你不是说好不伤害我的吗??"
dru一边慌张地躲着gru,一边疑惑地问道。
这让gru翻了个白眼。他懒得去跟dru解释什么,而是迅速飞到对方身后,直接抓住对方按着脖子咬了下去。
"啊!!!"
dru在那里尖叫着捂住脖子,迅速地跑到一边之后眨巴着闪烁着泪光的眼睛看着gru。
"啊哦。"
gru看着对方的样子愣了愣,随后疑惑地走了上前。
"我咬你是因为我的液素可以通过你的血液贯穿你的全身,让你立刻充满魔法能量……但是会有一些副作用。就比如……变成龙什么的。"
gru在那里撩了撩dru的金发,疑惑地看着哭唧唧地对方,随后歪了歪头。他在那里定了会儿神,拍了拍手叫了minions出来。
他拿出了书,在那里翻阅着。随后熬制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他走到dru身边猛地给dru灌了下去。
"呸,呸呸!"
dru的五官扭曲到一起,在那里干呕着,想拿起水双手却被minions抓住。dru不解的看着对方,却引来gru疑惑的神情。
"这可能是一本假书。"gru不去理会dru的神情,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无奈地转过身去。
看见gru走的dru如释重负,他甩开minions,随后开始猛吃自己压箱底的冰激凌。
当gru回来的时候,dru的冰激凌已经几乎吃完了。他连忙把冰激凌放在自己身后吹着口哨,却看见gru递给了他一个gru最喜欢用的武器——
冰冻射线枪。
"这个不需要任何魔法供应。"
gru不紧不慢地递给对方射线枪,刚想叫dru如何使用,却被dru猛然抱住。
显然他忘了gru猛灌的那奇怪的药水,他开心地叫着。
"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伙计!!我爱你!!"
gru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在minions的呼声中,他拍了拍dru的肩。
"是的,是的,我也爱你。"
——
十年的光阴简直弹指一挥间。
在gru已经放弃教他魔法的时候唯一的安慰就是dru用射线枪用的还算顺手,gru看着那着射线枪疯玩的dru,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该走了。"
gru这次没让minions出发,他告诉他们dru是新的主人。dru在那里一脸不情愿地跟minions挥了挥手,他还是挺喜欢这些minions的,更何况他还当了老大。
"这次任务非常困难,小心为上。"gru看着dru这么说着,随后变成了龙让dru骑上来。
"但是咱们一定会成功的,对吧!"dru自豪地躺在那里,望着天上的白云一脸悠闲。
"当然。"
gru在那里愣了一会儿,随后喷出一团火焰。
但愿吧。
——
城里下了雪。
Bratt在那里嚼着泡泡糖,走到阳台前在那里看着。他轻点手中的雪花,随后把他的小机器人叫了过来。
他不是很喜欢雪。他喜欢早已过时的紫色,喜欢激光,喜欢红色……就比如,火的颜色。
等等,火?
Bratt立刻拿出望远镜看着火源,等他看见一人一龙在那里飞翔时,他忽然笑了笑。随后吹破了泡泡糖。
"看见了吗Clive——现在还不算晚!今天正是龙族可以过来的日子。两——种龙哦。"
他指了指远处给Clive看,随后在那里摇摆着身体。
"很好,现在我能享受双倍的乐趣了——来点火爆音乐!"
他看着他的小机器人播放出火爆歌曲,随后再次吹破了泡泡糖。
——
市民们看见龙还是有点懵的。
他们本以为这次的龙会像上两次一样抓着皇室的孩子完事,但是没想到这次的龙居然在那里肆意地毁坏着村子,它们吐出的冰焰让所有人害怕。
村民们疯狂地跑着,叫声,抢夺声,哭声,凡所应有。冰龙们在那里吐出雾气,站在地面上,随后看了看正在飞翔的gru狂笑着。
这时gru完全不知道地面上的情况,他把dru送到皇宫的阳台,随后变成了人类跟着对方。
dru听见下面的惨叫声才发现原来冰龙早已出来作恶,慌张地看着gru。
"gru,他们已经……"
"啊!!!龙!!"
只见闻声而来待女在那里惊叫着,随后害怕地逃窜出去。
dru会有看了看忘收起来翅膀的gru叹了口气,之后成功地被gru敲了一下。
"难道他们都忘了我是谁了吗?"dru在那里暗想着,跟gru挥了挥手。
"放心!我还是皇室之子——他们会认出我——"
dru跟gru充满信心的说着,随后被尖刺吓了一跳。
"……的。"dru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害怕地躲在gru身后。
gru对这种情况并不是很在意,他随意的呼了口气,握住了dru的手。
"握紧了。"
gru这么说着,随后看着步步逼近地卫兵笑了笑,忽然张开翅膀包裹住自己和dru,倏忽间便消失了。
"……看吧,这就是学魔法的重要性。就算最简单的瞬移魔法也能让你保命。"
gru站到角落里,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dru笑了笑,然后看着dru害怕地缩了缩身子,拍了拍他的头。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现在,上来。"
dru受到安慰之后忽然信心大增,他握紧了自己的冰冻射线枪,随后爬上了gru的背。
"咱们会赢的,对吧?"
"……
当然。"
——
"听着,我的子民们。现在巨龙已经肆意地毁坏城市——甚至我们被抓走的王子已经跟他们同流合污!难道我们就这么等死吗?不,我们应该去抗争!"
Bratt在庇护所的演讲台上来回走着,情绪越来越激昂,等看到人们在那里纷纷拿出了自家武器打算跟巨龙作斗争的时候,他在那里笑了笑,然后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走下了台阶。
只要杀死gru,这座城就是他的了。只要他在外面让那些冰龙装装好人,在能获得村民们的信任便是。Bratt这么想着,随后抱着自己的小机器人去完成自己的计划。
说实话,Bratt的变装术骗过了所有人。
包括他自己。
Bratt从新王子诞生的时候就偷偷调包成自己,他把国王成功地变成了"自己人"这么迷迷糊糊过了十年居然无人察觉。他甚至差点以为自己就是王子……喔,当然,
Bratt张开了翅膀,在那里看着地面开心地笑着。
他是10岁的小孩吗?不,当然不是。
他是龙,冰龙。
"看见没,Clive!我就喜欢计划完美不出差错!哈哈,哈哈哈哈哈!!"
坐山观虎斗,无论哪一方死,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伤害。当然,gru死的话会更好。
Clive在Bratt旁嘻嘻地笑着,看着下面被村民包围的gru和dru。
——
"你们别伤害gru……他是好人!"
dru在那里慌张地跟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人们说着,哪里知道越说他们越是生气?dru只能无奈地拿出冰冻射线枪把周围一圈都冻成冰块,然后赶紧催促gru快走。
"这个玩意可不是怎么玩的。"
gru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打破冰块的人们,然后冷静地对着每一个包围自己的人发出冰冻射线。
"全——中。"
gru看着被冰冻起来的人们以及四处乱跑的人,舒爽地呼了口气。却被dru拽住拉走。gru疑惑地甩开了对方的手,得到"会惹祸"的答复后思考了一会儿后装作顺从地答应了对方。
"好吧,好吧。"
gru看着对方立刻放松下来之后奇怪地笑了笑,然后拽着对方猛地飞走。
"怎能可能——啊哦。"
刚想起飞的gru却被忽然出现的5条冰龙拦住去路。gru在那里撇了撇嘴。刚想喷出一团火焰,却被人们放出的打炮慌了神。他在那里躲避着,用翅膀挡着,趁机把dru扔了出去。
"离开这里。"
gru变成龙的模样这么说着,再次喷出一团火焰。
——反正都是死。
——
dru揉了揉吃痛的头,来不及看在那里跟冰龙打斗的gru,慌张地拿着冰冻射线枪乱射着要来抓自己的人。他现在有些混乱,完全不知道这么了的dru慌张地大叫着,看着冰冻起来的人们冒冷汗。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抗争。
周围战火纷飞,尖叫声刺穿了dru的耳朵。红色的雪花纷纷落在地上却忽然间化成了水。
dru不喜欢红色。dru看着流淌的血液以及渐渐化成水的冰龙害怕地躲在一旁。狂风吹着他脸上的泪水,角落当作他瑟瑟发抖的避难所。
"dru!"
忽然一句熟悉的声音让dru重新振作起来,他看着跑过来的gru开心地擦了擦泪水。
"你没事吧?"
dru握住gru光滑的手开心地问着,但是gru却立刻把手抽开。
"那些冰龙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咱们先去干掉其他龙。"
难道不是先疏散一下人群吗?dru疑惑地歪了歪头,但他还是选择相信gru。他拿着自己的射线枪转过身去,防备地盯着眼前的一切,却忽视的"gru"手上的冰刃。
——
gru就算再厉害,但是以1敌5还是有些困难的。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在吐出一口火焰的同时突然瞥见了毫无防备的dru。
"dru!!小心!"
他在那里尖叫着,慌张地喷出几团火焰让冰龙不敢靠近。之后便立刻飞了过去,猛地推开了还没发现的dru。
——上钩了。
伪装成gru的Bratt在那里笑笑,随意地将冰刃幻化成了屠龙刀。
体型太大的gru立刻被刺穿了后背。在加上之前的恶战,使他变成人形,在那里吐出一口血液。
"该死……Bratt。"
gru认识会变装术的人只有Bratt一个。他在那里颤抖着,再次吐出一口血液。
"g……gru……"
dru在那里小声地叫着,被撞的让他有点发懵。
周围仿佛什么声音也没有了。龙吼声,尖叫声,狂笑声,风声,忽然什么也听不见了。在dru的视角,仿佛一切事物都在慢动作运转,忽然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他忽然想起来,当初巨龙来抓孩子的时候就是他哥哥把他推到了一边。
等等,哥哥?
记忆忽然入潮水一般涌出。他忽然想起他跟gru在那里玩游戏,开心地大笑着,然后最后看着gru被抓去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哥哥!!!"
dru在那里大叫着,泪水再次滑落了他的脸颊。
gru听见后愣了愣,他在那里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他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却忽然被再次捅入的屠龙刀只发出了一个音节。
血液从gru的身里喷涌而出,那屠龙刀刺痛了dru的眼睛。
"看见没,Clive,这就叫计划完美不出差错!你的时代过去了,gru!"
Bratt在那里看着屠龙刀哈哈地大笑着,之后看向的dru。
dru愣了愣,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Bratt,慌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也许我就这么死了吧。
dru这么想着,却忽然感觉身体充满了能量。他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忽然能幻化出电光。他没有想太多,而且看着向自己靠近的Bratt,猛地推开了他。
"gru!"
他在那里飞奔着,随意地将gru周围化出保护屏障。dru来的时候gru已经奄奄一息,gru轻咳一声,看着dru忽然笑了。
"gru……"
dru在那里哭着,看着血流满面的gru却没有任何办法。gru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抚摸着dru的脸颊。
"真没……想到。你这小子……咳,居然忽然会了魔法。"
物极必反。当初gru熬给dru的药确实没错,但是他却忘了最后一个药引:
绝望。
gru也许忘了,无论是他还是Bratt被同化成龙的时候那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才能让他们成龙。龙是变不成人的。

"……如果你在我旁边,我不想要这个玩意。"
dru严肃地说着,却被gru的嘲笑弄红了脸。
"人固有一死……dru……"
gru示意dru靠近一些,于是dru便把耳朵对到了gru的唇上。
gru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其实他想告诉dru其实这场斗争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只不过是为了保护他而已。
但是gru想了想,闭上了眼。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gru咳嗽几声,之后笑了一下。
"别哭了,我的好弟弟……"
他想了想,最后亲了亲dru的脸颊。
"……我爱你。"
dru有些发懵,随后看着对方缓缓落下的手,情绪终于控制不住,大声哭着。
"gru!!"
"你醒醒呀……"
"我……"
dru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到了gru渐渐冰冷的身子上,随后哭着用手拂过他的脸颊让他安息。
dru就这么抱着gru,不去理会敲击屏障的人们,一直在夕阳下抱着,一动不动。
"……我也爱你……"
———
——

"……据说,在dru抱着gru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金发少年合上书本,在那里笑了笑。
"当然,dru并没有让Bratt他们得逞。你们以为dru真的是废柴吗——当然不是!"少年在那里笑着,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着。
"他用他忽然获得的魔法成功地疏散了还不知所以然的人们,打败了那些冰龙——但是,Bratt却跑走了。于是dru便用魔法封锁了冰龙那里的巢穴,让他们永远不能出来。于是城市再一次和平了。这也算个好结局,对吧?"
"好啦,晚安。"
少年给孩子盖好了被子,吻了晚安吻之后关上了灯。
他叹了口气,看着怀里gru和自己的照片,不说什么。是的,他就是当年的那个dru。
如今他也变成了新一代国王,这个国家他治理的也很好……只不过,他总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
gru走到长廊看着跟自己挥手的minions,打算去关好窗户。
他走到窗户前,忽然看见了一副巨大的翅膀。
"gru!!"
他认得,他当然认得这幅翅膀。他开心地大叫着,随后跳出窗户,扑倒了gru的怀里。
"你没死?!"
dru喜出望外。
"当然,龙是死不了的。"
gru在那里自豪地如此说着,拍了拍开心地不得了的dru的头。
"hey我的亲爱哥哥——要不要吃糖?"
dru如孩童般地从手中变出一颗糖来,随后挥了挥手,吐了吐舌。
"当然——这是假的。"
dru当然知道这是假的。
无论是糖还是眼前的gru,都是如此。
他当然知道Bratt不会傻到逃会老巢;他当然记着自己亲手把gru埋葬,顺便在gru旁边修了自己一个的墓;他也当然知道,眼前的gru是Bratt假扮的。
dru看着猛然往自己身上刺冰刃的gru——Bratt。刹那间,他真的以为gru回来了。
自欺欺人而已。
dru忽然笑了笑,摸了摸眼前的gru的脸颊。
"gru……"
"我爱你。"
当时只道是寻常。

【cartters】
*以前写的XP
*ooc注意.
——
“……Eric?”Majorine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把挡住自己视线的那一缕黄丝给放到耳朵边。她看着一直躺在地上的Cartman,轻轻地叫了一声。
在她还没看见Cartman的时候还一直以为她这是在她自己家,睡着自己的床,等着父母给她一个早安吻。于是她就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略微有些无聊的翻了个身,然后——就滚到了床下。之后她便看见了一直躺在地板上睡觉了Cartman。
还是睡觉的Eric比醒着的Eric好些。Majorine这样想着。眼前的对方闭着眼睛,像个小猫一样卷曲地熟睡着。周围那些布偶都在他旁边仿佛都在等待着他醒来。“哇哦……”Majorine惊呼了一声,她只是听说过Cartman有布娃娃,但是完全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多。他最喜欢的Clyde Forg被他抱着,玩偶微弯却被抬起的手指仿佛在暗示着什么。于是Majorine还真的视线往上一抬。Cartman把他的手放在他脸颊旁边,仿佛在掩饰着他脸颊上还未消逝的泪痕。
等等,泪痕?Eric怎么会流泪呢?Majorine有些疑惑的这么想着,于是她从地上爬了去来,微微把Cartman的手移开一些。这个时候Cartman的眉头紧皱,嘴里小声地嘀咕着什么。正好Majorine把手伸过去,他便紧紧抓住了Majorine的手。Majorine有些疑惑,但她不会太在意这些,于是她擦了擦Cartman旁边的泪痕。Cartman的眉头略微有些舒展,又继续睡了过去。
为什么Eric会哭呢?Majorine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她姑且把这个问题理解为Cartman睡在地板上太冷——但是她知道不是这样。她完全不知道Cartman为什么要睡在地板上并且和他的那些布娃娃一块,但是如果是她把Cartman给推下去的话,想必也避免不了被大骂一顿。
Majorine可不希望这样。
但是她看了看Cartman的体型,犹豫了一会儿,便把被子从床下取下,小心翼翼地为Cartman盖好。有了被子的Cartman眉头舒展开来,继续熟睡着。
Majorine不认为在这儿停留太久很好,她也许可能会被禁足,也也许可能会被Cartman说是基佬,虽然她是女的。
于是她走到门边,看着未拉开的窗帘和睡在地板上的Cartman。
也许来个早安吻会更好些……爸爸妈妈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吗。Majorine看着对方,微微笑了笑,然后走到对方的旁边微微亲了亲对方的脸颊。
“早安,Eric。”
Majorine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