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

你好这里玫瑰——请多指教!

【双鲁】
*小段子2,黑白性转,聋哑(孤儿)与少女.←幼时设定x
*会ooc预警.
*以及感谢Ezeo–jo大大XD对大大退圈表示惋惜.注缘x
*\女孩子赛高/
——
那夜雨依旧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gruby撑着伞看着身后的那些黄色的小小兵,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暗自笑了一声,然后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进小巷。
——他们发现找不到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gruby这么想着,撑着伞微微把脑袋探出小巷外面看,果不其然minions们疑惑地寻找着自己。
捂嘴偷笑,本想悄悄钻出来吓他们一跳,微微侧过身去却被蹲在地上的人影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淅淅沥沥的小雨也能让对方几乎都湿透,金色的头发微微闪烁着光泽。
gruby注意到跟她接近一模一样的脸颊,便略带疑惑地歪了歪头,走到对方旁边为对方撑起了伞。
那个人影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gruby半响然后笑了起来,张张嘴却发不出来任何话。
这让gruby心一颤。
好了,看起来是个哑巴。
gruby立刻对这个小女孩起了好奇心,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蹲在对方旁边,不是很会手语地在那里打着笨拙的手语,然后在上面写下什么东西,指给对方看。
万幸对方还会写字,这让gruby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于是两个少女便这样交流了起来。
"好——吧,看来你叫druby,偷跑出来玩结果迷路了是吗?"这个奇怪的迷路方式让gruby暗自叹口气,本想继续说些什么却看见对方歪着头一脸疑惑的神情,微微翻了个白眼不说什么。
好啦,看起来似乎是个聋哑。
本想帮对方打理一下头发,却被突然尖叫的小小兵吓一跳。gruby看着终于找到自己的minions有些失落地想着计划泡汤,但是这并不重要,她在纸上迅速写着什么字给druby看,紧接着不管对方看没看见也递给druby她手中的伞,拉起对方之后跟着对方走出小巷,看着对方疑惑的神情之后发出一声轻笑。
【当然,你可以来我家住几天。】
纸条上面如此写道。
——
说实话,gruby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一个妹妹。
而且她还是个聋哑。
这使gruby扶了扶额,出于女孩的好奇心让她把druby"收养"几天,却发现这人是她妹妹的gruby还有些接受不了。gruby看着盯着自己的druby,只得拿起要做冰冻枪的图纸做出细细端详的样子。gruby叹了口气,往沙发另一边挪了挪。刚刚有了一个"妹妹"的gruby总需要一些时间缓缓。
druby鼓起气来看着自己的"姐姐",然后偷偷走到沙发后面。她跳了上去,本想着看看gruby在看什么却因为中心不稳而掉了下来。
"嘿——什么??"gruby发出一声惊呼,被压倒在地的她揉了揉吃痛的头,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拍了拍土站起来,一脸安然地拿起gruby手中的图纸的druby,本想发火却被对方看完图纸后敬佩的表情止住了嘴。
……好吧,至少我有一个小跟班了。gruby这样安慰自己。
哪怕是个图纸也成功地让gruby有了除去minions以外的第一个小跟班,在gruby想着怎么做火箭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一直给自己打杂,这确实让gruby轻松许多。
但是说实话,还是minions好些。
在经过53次失败之后gruby无奈的看着对方,然后把minions叫来让对方看着自己是怎么进行操作。
在实现过程中gruby看着一直眨巴着蓝色大眼睛看着自己的druby未免有一些自豪感,所以做完冰冻枪后第一个给的druby看也是理所当然。
"不,不,你可不能碰这个玩意。"gruby看着想要拿过去玩的druby做出警告,意识到对方听不见之后无奈只得拿起冰冻枪做出摇头的姿势。看见对方一脸委屈的样子叹了口气然后拿着冰冻枪给对方。
"好——吧,随你。"
gruby小声嘀咕着,然后看着druby开心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
好吧,其实有个跟班也不错。
——
最近自己的小跟班忽然有一些伤痕。
gruby看着站在自己旁边对自己笑着的druby如此想着,摸了摸对方的头发然后微微拉了拉对方的衣袖。可是druby却有些慌张地躲开,看了看gruby之后跑到她自己的房间。
这使gruby皱了皱眉,顺便掂量了一下刚刚做好的冰冻枪。
没人能欺负我的小跟班的。
gruby决定跟踪自己的小跟班上学,当然,是聋哑学校。这偏僻的路径让gruby翻了个白眼,她从兜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吃着,无聊地跟着对方,百般无赖地偷偷冰冻起糖纸,却突然被一声大叫一惊,躲在旁边的电线杆后。
"喂,你,过来。"
显而易见,那个声音叫的是druby。她本想跑开,却被那个声音的主人抓住。
这让gruby有些警惕,于是她微微探过头去。在听到一些情报之后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抢劫,但是自己的小跟班居然傻到不跟自己说,甚至连钱也不带。怎么说都得自己出马。gruby这样想着叹了口气,掂了掂手中被冰冻的糖纸,然后猛地砸过去。
因为钱不过本想施暴的男孩突然被砸中,吃痛的大骂一声,揉了揉头看着周围。这让缩在那里的druby疑惑地看着对方,趁着男孩没注意便跑开了。
很好,障碍物清除。gruby呼了口气,然后趁着对方转过身去的时候猛地握紧枪发出一道射线。
被冻住的男孩在那里不知所措地大骂着,然后gruby呼了口气,拖着冰冻枪走到对方面前。
"全——中。"gruby叼着棒棒糖看着一脸惊讶的对方,在那里笑着。
"真抱歉,我可是一个坏女孩。"gruby说罢拍了拍裙子,把棒棒糖拿在手里指着对方说道。
"当然,当然,只有我才能动我的妹妹。"
——

番外.
【……
感谢你,亲爱的王子。我想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答复——是的,我爱你。】
说实话,gruby真的觉得聋哑学院举行这种演出是一个很傻的事情。在gruby拿着剧本看着druby做出那些笨拙的手语的时候暗自在心底偷笑一下,但她还是意思意思为druby鼓了鼓掌。
gruby把玩弄已久的Kyle放在一边,走过前去帮对方打理了一下那完全不需要打理的头。
"当然,我也爱你。"gruby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微微俯下身在对方耳畔如此轻声说道。
她当然知道druby听不见。
——

后续.(←假的,瞎写,别在意x)
清晨的阳光打入了gruby的房间,她按下了闹钟一,脸没睡醒地样子坐在那里。
"早安,姐姐。"
"早安。……????"
还没反映过来的gruby打了个哈欠回了一声,却突然发现躺在她床上揉着眼睛的druby一脸懵。
晚上在睡觉前拉了拉自己指着窗外的雷雨想跟自己一起睡觉不说,今天早上居然张口就说话。
gruby如此想着,在那里看着对方默不作声,一脸不知道如何形容地看着对方。
什么,ntm居然会说话。
【*你仿佛被欺骗了感情。】

【双鲁】
*小段子.也不知道会不会有1234xxx
*第一次码未免ooc,致歉……。
*大概是有从前Dru和Gru还在分开的设定x →gru和dru表示小时候x
——
今天真是不错的一天。
Gru看着窗外的雷雨大作,在给三个女孩们讲完睡前故事,亲完晚安吻,在还没进入卧室之内至少是这么想的。
他看见正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的Dru,扶了扶额。
窗外的雷声让Gru惊了一惊,看着窗外的大雨无奈地扶了扶额。
是的,Dru怕打雷。这使Gru突然想到。
……一直。
——
那晚依旧是雷雨大作。
gru在那里依旧思考着如何做出一艘火箭让父亲母亲承认自己的时候忽然被巨大的雷声吓了一跳。其实是因为在这过程中忽然被一双手拍了拍。
这不禁让gru躲到了一边,本想拿着枕头打过去,却突然听见了一股细小的声音。
"哥哥——"
这种细细的声音让他抖了抖身子,把枕头放在一边,看着慢慢爬上来的dru不禁在心里扶了扶额。
——连打雷都怕的性子,怎么随着爸爸当最坏的坏蛋?
"说吧,什么事?"
gru眯了眯眼,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嘿我最最亲爱的哥哥——你一定不介意我跟你一起睡觉对吧?"
dru眨巴眨巴眼做出可爱的模样,蹭了蹭gru,希望得到肯定的回应。
"但是……"
"你知道,我怕——诶呀!"
dru立刻打断了gru的问句,本想坦白却听见雷声而吓得抱紧了对方。
"——打雷!"
dru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gru愣了愣,偏了偏头。
"……好吧,好吧,就这一次。"
"我就知道——gru最好啦!!"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的dru就像得到糖果的孩童开心的在那里叫着,然后立刻钻进了被子里眨巴眨巴眼睛,随便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gru一脸无奈的看着对方,然后钻进了被子里,被抱住之后也不说什么。
"我真爱你!!!晚安!!"
"……。晚安。"
gru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在被子里嘟嘟囔囔地说出来。
——
Gru如此想着,叹了口气。这简直比自己的那三个女儿没什么区别——好吧,她们仨还比Dru好点。
Gru深吸了一口气也钻进了被子里,看着正在呼呼大睡的Dru在那里想了想,轻轻地在对方额头上吻了一吻。
"……晚安。"
Gru轻声说着,然后转过身睡去。
……晚安吻。

后续.
"oh我最亲爱的兄弟——我就知道你最爱我!!"
在Gru马上就要睡熟,晚安吻这件事过去的时候,Dru突然抱住了对方。
"Hey……what??"

Eric Cartman生日快乐——。
困死的产物,希望各位不要嫌弃qwqqqqqqq
——

月光下,原本熟睡着的小镇被突然而来的一声奏乐惊醒。

"嘿,生日快乐,Eric!"

"……生日快乐,死胖子。"

奏乐声中,那些祝福声不绝于耳。每个人都笑着拿出特别精致的小礼物,这使cartman完全不出乎意料的笑道,在那里打着哈哈一个个数点着礼物。

"嗯,让我看看——犹太佬是否给我买了超人。希望不是什么犹太垃圾!"cartman如此说着在那里笑着,观察这对方的表情。发现对方没什么做出什么嫌弃的动作后在那里笑着嘲笑着Kyle。

反正都是"生日宴会"。

——

——你看吧,Clyde Forg,我就是南方公园里最酷的小孩。

cartman看着坐在一旁残缺的玩偶,微微正了正他的坐姿。桌子的躺着那些刻画的异常精致的小玩偶都是那着一个个可爱小巧的礼物,一直在那里笑着。

"这是给你的礼物,cartman。"

cartman在那里拿着手中的玩偶,在灯光下晃得仿佛真人。

窗外一阵凉风吹过使cartman打了个寒颤,他抖了抖身子,放大了音响的音量,在那里独自唱着歌。

——

……今天的天气真他妈的爽。cartman如此想着。

赶着最后!凯子生日快乐!!
可能是刀子orzzz
——
晚上。
窗外的雨一直不停歇的下着,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在窗外形成的一束壮观的雨帘,有时雨水打到玻璃上,发出击打声。
自己浑身被营养液和管子包裹着,时而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这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更新。
但是红雨瓢泼唤起了那潜在深处的回忆,偶然搜索到一个穿着红色长袍,带着绿色帽子的少年,笑着拍了拍自己,走上船去的背影。这样自己微微皱了皱眉头,紧紧的闭着眼。
广告族需要更新的更加优质,于是自己便去跟着众人去更新系统。每次更新都未免有些难受,尤其是这些突然在脑海中蹦出来的记忆也让自己更加头疼。自己已经更新的差不多了,脑海里的无数个"他是谁"使得自己似乎要脑袋炸裂。
听见外面的警告发出剧烈的"滴滴"声,雨水打在玻璃上的打击声让自己不能思考。
但是那些上了锁的记忆似乎一下子迸发出来。
故事似乎发生在,自己刚刚诞生不久。
——
精灵族没有了君主,忠心耿耿的骑士也不在。使得人类族趁虚而入,夺走了真理之杖。精灵族便立刻乱了起来,没人知道精灵王去哪里了,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当自己看着士兵在Kyle和Stan的名字上画上轻轻浅浅的红框的时候,自己微微皱了皱眉。
也许只有自己知道Kyle和Stan去哪儿了吧——当然还有整个广告族。
自己深知自己是广告族的卧底,凭借着外貌,声线以及友善的性格获得了很高的赏识,自己也确实为精灵族建立的不错的功勋。但是自己冰冷的身躯,有"0"和"1"组成发身体以及没有情感的灵魂都证明着自己是个广告的这个事实。
在自己还沉浸在集体中的时候突然被脑内的一条信息打短,细细地阅览的一下之后微微皱了皱眉。
自己深知下一步要干什么,但是真的要在Kyle生日那天吗?
但是自己还是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语言,天衣无缝的伪造出了一个任务,并说是人类族的王的邀请,本来以为对方会思考一下,但是没想到,听到自己的这句话,Kyle居然奇怪的相信了。
"我相信Leslie是不会骗我的。"
换回来的是这一句话。
但是自己轻轻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很抱歉,我骗了你。
自己知道渡口边的最后一面是双方交集,也是Kyle生命的句点。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所有人都是来为Kyle送行的。自己为对方戴上了由树枝做的头环。
"生日快乐。"自己眨了眨眼如此说道,然后目送着对方上船远去。
然后为他做了一个没有尸体的坟墓。旁边便是Stan的坟墓。
坟墓放在比较隐蔽的位置,于是自己举办了没有一个人参加的葬礼。
周围的雷鸣声愈加强烈,不一会儿,便下起了雨。
豆大的雨点似乎把周围都清洗了一番,仿佛自己的"心脏"都掉了色。雨水顺着自己的发尾滴落了下来。
自己不说什么,慢慢站起了身,被编制好的花环放在对方的墓旁。
"生日快乐,Kyle。"自己轻声呢喃着。

自己知道,这个阴谋是为了自己能在慌乱中站出来,凭借着外貌和语言的优势成为精灵族的王,顺势装作与广告族结盟,被精灵族归属到广告族管辖。
事实证明,自己也这么做了。
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王,顺理成章的使精灵族的臣民们在恍惚间就被广告族管理,一并抢夺着真理之杖。
自己只是一个傀儡王罢了。
——
Kyle。
自己默念着对方的名字,更加响的警告是自己心神不宁。
"广告是没有感情的,广告是绝对服从的。"
这些理念囚禁仿佛一下子被自己打破,但是又不得已再次把自己锁住。
自己知道这些记忆马上就会消失,但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墓穴还历历在目,也许我只是在人间彷徨着。
可是却寻不到有你的天堂。
自己如此想着,不再皱紧眉头,微微笑了笑。
就算红雨瓢泼换气的是寒鸦千万点,但是自己也没有了一丝寒意。
工作人员闻声赶来,看到的却只是已经消逝成数据,紧接着成蓝色雾气消散的自己。
……生日快乐,Kyle。
自己轻笑着,消散到远方。

#AQ生快XD#
——
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看见她的呢——♪
自己提着给对方准备的礼物,哼着歌继续走着。
是在公园吧?那个时候天下着雨,我打着伞哼着歌路过这里,偶然发现你在雨里望着天空出神。你似乎注意到了我,看着我对我挥手笑了一下。
然后你和我在学校相识——恰好是在同一个班的情况下你我成了朋友。现在你怎么样了啊……很久不去学校了呢。
真的很期待你看见礼物会是什么样子了啊——真是期待呢。
自己鼓起勇气敲了敲对方的房门,看着对方的脸颊自豪地微笑着。“生日快乐——Leslie!”来,你会很激动吧?
“Leslie?那是谁啊?”但是却意外地给自己泼了个冷水。
自己睁大眼睛看着对方,等到对方不耐烦地关上了门,自己才意识到了什么。
“啪嗒。”礼物随之掉落在地上。
——两年前你就死了啊。

给贴吧大大写的x

——
“Time to work up~!”你哼着小调,爬到我的床前,在我耳边笑着说道。我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但是你却一直压在我身上,一直注视着我,许久不发话。
“Well——Do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My dear?”你故意拉着长声,仿佛在给我一点思考的空间一样。但我还是往被子里缩了缩,回想着你我之间的梦境。
“Happy birthday,AQ.”你笑了笑,把一直放在背后——虽然我没有发现的礼物递到我身前,然后趴在我的身上笑着。
一直笑着。
————
你把窗帘微微往下拉了拉,在蜡烛点好灯火,放在桌子上。悄悄地把灯关上,那起点着蜡烛的蛋糕唱着生日歌。
你坐在对面,给我说着很多话语,然后期待着我把烛火吹灭。
“Do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Leslie?”你学着我的话语对我说道。
“…Happy birthday,My dear.”
你笑着,看着我的照片说道。

钥匙扣到了!!!谢谢各位大大XDDDDD
手动艾特那些可爱的大大们!!

还有一个没给钱……抱歉请等等qmqqqq

万圣节快乐——匆匆忙忙orzzz
——
万圣节前夜
“该死!等等……靠!”Cartman在最后气喘吁吁得跑着,不时地骂着其他人——他最讨厌跑步了。
“快点,死胖子!”
Kyle停下脚步看了看Cartman,然后继续追着Stan的脚步跑了起来。
“你最好快点——咱们是要给Kenny买衣服的!”
“我就知道你这个犹太藏不住话,你就不能声音小点?”Cartman在最后一边跑着,一边骂着Kyle。
“哈——?难道不是因为你在你家磨蹭了半天,所以咱们需要快点跑吗?”
“嘿,闭嘴!”
……
他们是想给Kenny买衣服的。
也不知道是突发奇想还是想图个乐子,他们一起做着,打算在那天晚上给他衣服,不然这个万圣节就不好玩了,缺一个都不行。但是他们却突然吵了起来,夕阳笼罩在他们身上——他们继续跑着,不时还能传来争吵,怒骂的声音。
他们一定要在傍晚之前给他衣服。
他们跑着,也还算幸运——在Kenny要穿着破旧的衣服出来之前,他们给了他一个不错的惊喜。
Kenny刚刚安顿完他的小妹妹,看着那不怎么样的衣服有些呆。
“怎么了,不好看吗,”
他一句话也不说,看着他们许久。
等到Cartman快破口大骂的时候,他笑了。
“嘿,谢谢你们,伙计。”
但是这个衣服可真他妈难看,真的。

Stan生日快乐——迟来的贺文orz
——
他从没有见到过这么可爱的女孩。
他看着她那黑色在空中缥缈着的发丝,看着她在冰上滑出一个又一个心形。她与旁边的金发少年说笑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Cartman还在讨论着今天的电影,Cartman叫着他,但是他不为所动。
他望着她出神。
直到她发现到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的笑容才慌张的消失。
她旁边跟着一位金发少年。这让他有些不爽,他认为她旁边的位置应该是自己的——但对方看着自己笑笑,自己则看着Wendy。
“嘿,你还好吗,Stan?”她叫出他的名字,让他心里就像被击中一般。
——她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本想说出一句话来,但是他现在却一个字也吐不出。他张张嘴,却呕吐起来。
“哦!”她懊恼的尖叫着,和她旁边的金发少年走开了。
这确实是一个不好的开端,但是他却一只注意着她,她却一直注意着金发少年。
但是也童话般地,他们成为了男女朋友。他顶替了金发少年的位置。
他很开心。
她也很开心。
——
“这是你的,Stan。”Wendy看着Stan,眼神里没有一丝怒气。他看着周围的哭号声,他已经知道了。
他看着这封信一直不敢接过,最近还是Wendy放在Stan手里的。
“Wendy……”
“我们女生必须团结,我认为……我们不适合。抱歉,Stan。”她看着他,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去了。
“Wendy……”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直小声的说着她的名字。
——
10.20.
他把19号的日期从日历上撕下来,看着还没有整理的生日桌。他特意给她弄了一张桌子,但是她却一直没来——他等了她一天。等到今天下午他才把写着19号的日期撕掉,之后独自一人盯着这张撕下来的日历。
“Stan?你的信件!”
他的母亲把信封拿过来,叫着Stan这么说道。
这个时候会有人给他发信吗?抱着疑问的心理,他把信接了过来,看着信并不想打开。没有姓名,从信件颜色也看不出来是男还是女……近期也没交什么笔友,而且他也没有想拆信件的欲望。他把信件左右看了看,就放在一旁了。
也许是忘了吧,他一直没有在意。直到全家大扫除的时候,他也一直没有打开过。
信封被打扫成团,被放在垃圾袋里,被火烧毁。
风把未烧全的部分刮了起来,他们在风中飘荡着,上面还飘着火星。
“Stan。”
上面仅存着一个名字。

超级迟来的祝贺20季——
超级残忍的把我可爱的小广告画了个红叉( ´•̥̥̥ω•̥̥̥` )
赶啊赶终于赶上了2333
20季快乐XD